鶴崗新聞網—提供實時訊息的綜合性新聞門戶網站! 網站地圖 | 加入收藏
鶴崗新聞網
最新文娛 電影網站 裝飾裝修 靈異事件 特色產業 生活品質 體育競技 旅游資訊 文化傳播 家居建材
時尚生活 軍事歷史 家用電器 女性健康 軍事頻道 熱門推薦 手機游戲 攝影論壇 熱點推薦 農業技術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汽車頻道 >> 正文

5L代打,中野求位,不送包贏,謝謝合作 116

http://www.batxqu.icu 時間: 2019-10-29 鶴崗新聞網

5L代打,中野求位,不送包贏,謝謝合作 116

第二百三十一章 極限逃生!

   比賽的時間,來到了一分的四十六秒,距離藍buff的刷新,還剩下九秒的時間。


   張小羽身為打野位,這個位置的視野,也是要由他來放,從buff的位置,放下視野再回到這里,剛好到buff刷新的時間不會有任何的耽誤。張小羽走近那個小草叢的視野之內時,看到的,是一記直插在那個位置的德邦旗幟...


   看到用來探索視野的德邦旗幟依然留在那里,張小羽先愣了愣,不過隨后卻是更淡然的走向了那個草叢的位置...


   作為戰隊指揮的微笑,在這一刻看到這種畫面稍稍思索了一會,感覺到沒什么不妥,也是沒有什么提示。


   皇子放在這里一記德邦旗幟,就說明對面采取的是一種換線的打法,這個旗幟是用來防止他和卡茲克打紅爸爸的時候有對手從這個位置貓進來...


   而至于換線的理由,很自然的可以想到是狼族要限制賈克斯的補刀發育。畢竟賈克斯要比皇子吃裝備的多,在這兩個英雄裝備同樣劣勢的情況下,皇子要比賈克斯的作用大的多的。


   “對面換線,一會找機會換回來。”


   微笑趁著這個時候提示了一聲。畢竟這個陣容的中后,還是挺看賈克斯的。


   張小羽依然不覺,走向那個已經恭候多時的草叢附近。他的面容,此刻是平靜的,而場下,觀看著此時直播ob視角,已經激動的在等待著之后一幕的發生!


   “狼族這里非常陰的一波!卡茲克這邊可能非常危險!很可能要交下一血!”


   牛蛙看著此時站在紅buff后方即將回城的皇子激動道。


   他之前是想到狼族可能利用w1這點,在這個草叢蹲守等候著那么一個插眼的人。但是并沒有想到皇子在臨回城之前,竟然會在這里留下一記德邦旗幟來。


   德邦旗幟可以提供近假眼的視野,但即便在草叢之內也會被對手真切的看到,而在一級之時,看到對面的皇子,一個e技能插在草叢的第一感覺是什么?


   肯定是他在用這個技能來探視野!


   基本上沒可能有人會想到,他的這個技能,會插在埋伏的人群之中。


   而此時的狼族,就是利用這一記旗幟,來讓對手更加松懈,從而,走進那個危險區之內!


   四個人聚集的一方小小草叢,配合狼族戰隊這個名字,這個時候,這個位置,簡直就tm是一個狼窩!


   牛蛙靜等著局勢的產生, 這個時候的螳螂被殺,絕對不止一個一血那么簡單。在這之后,藍buff會被搶,前期的節奏也完全打亂!如果比賽狼族最后能夠拿下勝利,以這點作為整場的分水嶺,也完全不為過。


   雖然他很清楚,這一點是w1戰術被針對,誰在打野位,就由誰來背這個鍋的事情,但是場下的觀眾絕對不會認。這一輪他如果死了。就會被強行背下這一鍋,而照現在的情況來看,可能性,也是非常之高了...


   張小羽逐漸靠近著此刻的那方草叢,眼位的釋放距離是近600碼,草叢內的四人先手打出的,也必定是娜美的碧波之牢...


   碧波之牢的釋放距離是825碼,這就意味著,只要他靠近這個眼位位置的一瞬,就完全足夠。


   zero的手指懸停在q鍵之上,早已經在等待著,那個依然不知到自己身處險境的螳螂...


   娜美的q技能,雖然會有明顯的手勢施法延遲,但是在草叢之內,這個動作肯定是不會被看到的,而待技能的特效出現在視線之內時,任憑你再高的反應力,已經不可能逃下。


   在對手沒有防備的情況下稍稍的向前預判一下q出,完全能夠命中!


   900碼...800碼...


   隨著距離的深入,張小羽終于要走進眼位的釋放范圍,最后的那一刻,就在張小羽剛要走到視野的釋放距離,已經準備按下視野的一瞬,驚聞下了那一聲致命之音!


   從開局就一直懸放在ctrl鍵的手指瞬間和一鍵同時按下!


   “嘩!”


   “撲!”


   這一秒,當娜美的碧波之牢已經打出一圈水牢的瞬間,卡茲克張開了羽翼向著外圍的一處撲開!


   下一刻,比賽中的畫面,完全出乎了觀眾的預料!


   螳螂...螳螂竟然就在已經走到了這個地步,沒有任何視野的情況下,瞬間嗅到了危機!利用羽翼,逃開了!


   “q空!走掉!走掉了!!”


   “這...這個!閃現都沒有交!”


   牛蛙和小柔看著此刻的畫面激動的喊道。


   他們都很清楚,娜美的q技能釋放延遲是完全在手上的,看到技能特效的時候那個眩暈的效果已經打出來了,但是...就是在這種沒有視野的情況下,他居然逃開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沒有用閃現!


   稍微有點lol經驗的人都知道螳螂打野不可能一級學這個技能,這就是說明,他是在這一瞬間通過加點。再瞬間釋放下逃開了的!


   僅僅這點,就能夠證明其手速和反應!


   可是...這輪驚天逃生激動的同時,關鍵的問題點又在于,這個螳螂,是怎么在這一瞬間嗅查到草叢內的四人的。


   從頭到尾,w1始終沒有在那里留下視野,狼族也始終沒有出現。


   主動升級一個e去挑釁?這樣會讓之后的收野慢上很多,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就算你升了e,對手完全在盲區,什么時候q,又怎能完好的把握好?


   “我tm就說了,這小子會讀心,上次那個q和平a,絕b就是讓他知道我心里的想法,你看,是不是?這尼瑪你能猜到里面有人?還剛好躲過去那一個q?”


   觀戰場下,熊三看著此時的情景很快堅定了一聲道。


   龍真不屑的說了一個“滾”字。


   讀心?這一點他不可能相信,而至于這一波...一定是從哪里預判出來的...


   “我們這里再看下回放。”


   雖然僅僅是一個e技能躲娜美q的畫面,但是這種情況下很多要再回放一次。而且這一次,導播更是用心的用了速度慢上了四倍的回放鏡頭。


   時間再回到那一刻,可以清晰的看到,娜美的技能特效近0.1秒就要出現的那一刻;螳螂的翅膀這個時候候已經煽動準備起飛,就是再慢下那0.1秒,螳螂可能再飛行途中就被碧波之牢獄打斷了。


   “這...這個,確實是非常高的反應...”


   牛蛙在這個時候還沒怎么搞懂到底是什么預判到的,所以也是發揮了解說的特性直接待過。


   真是的原因,可能真是螳螂一瞬間就感覺到自己有了危險,而娜美也剛好打出碧波之牢...


   而與此同時的w1賽廳之內,張小羽看著逃出的險境,也終于舒出了大難不死的那口氣。


   剛剛那一波,他是有些搏了,穩妥的辦法,應該用閃現直接閃開,打野這個時候的閃現,也是不會有很大影響的,因為貪閃現,瞬間加點再e,真的,真的差那么一丁點就被q到了,如果q到,后果,真的是很難想象...


   不過所幸的是一切還好...


   而至于為何,張小羽能夠在那一瞬間預判到娜美的q,其實利用到的,不是視覺,不是猜想,而是...聽覺...


   娜美的q技能,從抬手開始到特效產生,大概有一秒的時間,這個反應內,一般的選手基本上都可以逃開。不過在這期間,技能的聲音,和特效的出現,間隔著,卻是那么大概0.3秒左右的時間...


   張小羽雖然在那期間沒有看到任何的抬手動作,但是...就是那么0.3秒,當他瞬間聽到碧波之牢的流水之聲,極限,極限的反應下來...


第二百三十二章 偷吃經驗


   “什么情況?這都讓跑了?還沒交閃現?”


   狼族戰隊的賽廳之內,小狗有些不相信的看著此時的情景說道。從開局隱蔽在這里,他們沒有發現w1之前經過這里的任何動靜,打野照常的從buff的位置向著這邊來,也是說明劇情完全是照著劇本走的。這一波,tm就是該穩拿人頭的,可是又怎能想到,對面的卡茲克,竟然在zero剛好釋放q技能的一瞬間e開了?!


   對手不可能加了e技能故意在這里挑釁,場下那么多眼睛看著,就算他成功挑釁到了,也一定也會被黑成翔了。但是不是這樣,又是什么?小狗有著同樣超乎常人的反應力,但是這種情景如果不讓他以卡茲克的角度親自歷一遍,或許他也一直不會明白。因為那聲音效和技能特效所相差的延遲,真的不會有多少人能意識到...


   zero聽不懂小狗的話,但是也大致能猜到他在說些什么。


   此刻他的腦海,突然間回想起的,是之前一次ogn的聯賽中,他作為替補輔助出戰對陣skt的一場。


   那一次的他同樣使用的是娜美這個英雄,雖然不是一級之間發生的交戰,但是那一次的情景卻是和現在驚人的相似。確定下沒有skt視野的草叢,faker的劫慢慢的靠近那個埋伏點...


   之后,他的一記碧波之牢打出的一刻,一記影分身,瞬間躲開。那個疑惑,一直存在到了現在,他始終都沒有弄懂faker是怎樣意識到草叢之內的自己打出碧波之牢的。而沒有想到的是,今天這一刻,對手的那個打野竟然又讓曾經的那點重現了...


   “臨時點了一個e,這下刷的慢了,隊長一會幫我多點一下。”


   張小羽逃出險境后,之前懸著的心逐漸也緩和了很多,走向藍buff處時,已經像是沒有發生過什么事一樣說道。


   “哦...嗯...”


   高成學倒是吞吐一聲,他對剛剛的千鈞一發的一幕確實是驚了。先不論他是怎么意識到草叢里面有埋伏的,這個瞬間的加點釋放技能,已經夠亮了。


   不過作為隊內指揮,高成學的這種情緒肯定是是沒有維持多久,看著此時的情況,他旋即也是做出了指揮淡然道


   “柯宜,后面布下眼,小心他們別利用這點突然過來搶藍。”


   “什么情況啊?被對面陰了?”


   柯宜在張小羽插眼的那段期間視線沒有在他那里,也不清楚具體又是怎么一回事。


   “嗯,對面針對我們兩路的套路,埋伏了一下。”


   高成學簡武漢看羊癲瘋上哪家醫院好單道,沒有細說什么。


   柯宜見沒有多大的虧損,也是沒有追問。


   布置下后方的視野后,從那個位置幫助螳螂來打藍buff。


   狼族并未因為螳螂一級學下的e這個點而選擇入侵野區,畢竟他的懲戒還是在手,入侵了,能不能搶到還是一個問題,從他瞬間加點,躲技能這個點,還是穩妥點更好...


   “這里可以看到螳螂雖然是躲過了那一次,但是打野上是明顯比insec要慢不少了,說明他們的這一波還是有些成效的,畢竟前期刷野的快慢,也是決定了游戲節奏的掌握,另外皇子那個插旗幟埋伏也真的是一個直接用在路人的不錯的戰術,一般情況下我們看到一個旗子放在那里肯定就想到那里沒人是用來探視野的。找到人提前在這里蹲一下還是真可能成功。”


   牛蛙笑了一聲道。這種掐準了玩家心理慣性的戰術,雖然看起來簡單,但有時候還真能起到奇效...


   insec的獅子在刷下紅buff之后立即的向著對手的紅色野區而行。


   知道螳螂一級點下的e技能,刷野的速度會慢上很多,他不可能放棄下這個機會。


   要知道,前期野區中一個擁有者殘暴值并且身上附帶著紅buff的獅子狗,在這里幾乎沒有任何的對手,一個藍buff的卡茲克更是不在話下。


   值得一提的是,insec的獅子狗,刻意的保留著的,是四發殘暴值。這個,也是獅子狗前期入侵野區和抓人的慣用手段。因為像這種前期二級的情況下,即便你保留了五個殘暴,也不可能因為那多出一格殘暴值在短時間內集齊下一輪殘暴技能,滿殘暴的技能,如果草叢之外,想要接近對手,先手丟出禁錮的e來,對手的一個走位躲下,你就完全失去了殘暴值的優勢。就算命中下,一個禁錮的傷害不高已經掏空了你的殘暴值,之后靠近配合打出的qe也沒有很高的傷害,而如果是四發,先手減速的e靠近,荊門哪里治癲癇病如果未中趁著走位的空隙可以再丟禁錮,如果命中,也可以靠近打出滿殘暴的q來。這樣,反而能夠給你提供更多的變通性...


   張小羽收下藍色buff之后,原本是準備直接向著紅buff而去的,但是河道之內的那方視野的,明顯的看到了入侵而來的獅子狗。


   職業戰隊的交戰,不是路人局,像這種打野入侵野區的情況,不可能出現,自己的其他路支援了過來,而對手卻不會到。


   只要己方線上行動的第一時間,對面臨近buff的線也會迅速的支援而來。


   如果發生3v3的交戰,w1上路的賈克斯在這個時候作用是要大于皇子一些的,不過神超為了配合陣容的作用所攜帶的是點燃的技能,而賈克斯是傳送。加上獅子狗和劫在這個等級的優勢,這種小型團,虧的,一定是他們。w1很明智,選擇的是換buff...


   sing第一時間就標記下了狼族的藍buff之處。張小羽也是很快會意,在獅子狗已經進入野區下,是向著藍buff的位置而走。


   雙方的視野,都是清楚的看到了各自的路線,也完全可以猜測到對手的行動,但是各個線上都很有默契的沒有做出任何行動,因為他們也清楚,各自的舉動必定會帶動對手的行動。


   “這個,兩邊很有默契的換了一個buff,可以看到線上是完全默認了這種結果,這樣一來螳螂是一個雙藍,而獅子是一個雙紅的開局。”


   “嗯,這樣感覺的話,是狼族這里更賺一些,因為藍buff幾乎是對獅子沒有什么影響而紅就作用大的多了。”


   解說議論一聲。這種初期的buff開局,對雙方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不過張小羽拿下藍色buff的時間,同樣是要比insec要慢一些的,收下buff后,他直接無奈的在原地的選擇了一次回城,而insec確是正大光明的從w1的野區之中走出。


   “insec是始終保持著四個殘暴出來,這里螳螂也是害怕和獅子狗的一次遭遇,這個時候的他是不可能打的過獅子的,這個原地回城的舉動也是非常理智的。”


   牛蛙解說下一聲。這樣一來導致的結果也必然是獅子狗,要比螳螂早到六級有一會。


   比賽的視角開始轉向上路,皇子上路對線武器,在武器的第一件大件做出之前完全是可以一戰的,而神超身為專業的上單選手加上點燃的優勢,在使用皇子對線sing的武器時,是更有些氣勢。不過總的來說,sing的上單打的也算不錯,補刀并沒差多少,還完全可以接受。


   中路的發條對戰劫,在英雄對線完全不劣勢的情況下,jan打的也不錯,稍微壓制了劫的幾個補刀。而下路,則完全是一個激進流和發育流的對決,任憑狼族的小狗打的如此激進,微笑也能夠在既慫的情況下也不落下絲毫的補刀。這個就完全是他獨特的能力...


   比賽在這個時間段對于觀眾來說是明顯的和平對線的僵局,而可以打破這種僵局的,也只有兩方的打野,他們通過選擇的哪一路的gank,哪一路才能夠爆發交鋒,才有可能產生下整場比賽的第一個人頭...


   這一點也是為什么打野是這種比賽中最重要的一個位置的原因,兩方戰隊實力不相上下的情況下,節奏,完全是把握在他們的手里。


   insec在那次入侵下野區之后,并沒有選擇什么入侵的打法,而是在野區不斷的刷經驗...雷恩加爾這個英雄, 一定程度上和狼人有些相像,6級之后,gank能力非常薄弱,而六級之后則會達到一種變態級。


   狼人的哈爾濱能治療癲癇病好的醫院是哪家6級強力gank屬于路人局,而獅子狗這種附帶潛行的英雄,就算在職業聯賽之內,也會有同樣的效果。


   張小羽在那次回城之后,再回野區,因為同樣沒有非常適合的機會,除了上路gank了兩次想要強行將皇子逼回城之外,其他時間便一直留在野區之內刷野...


   w1的這套陣容,從后期的上,也需要他一定程度的poke和爆發。頂著時光老人的百分之八的經驗收益被動,沒有被殺的話。雖然那次回城有些傷,但在初期的等級上也不會落下多少...


   比賽的5分27秒,此時的皇子就是因為卡茲克剛剛的第二輪gank走到了二塔之間被迫選擇了回城,一輪小兵入塔。皇子完全丟失下了這波兵的經驗經濟。


   導播的畫面剛好切到了此刻的上路。


   視角之內,是可以清晰的看到此時insec的雷恩加爾剛剛刷下大幽靈向著上路的位置而去...


   “那么這波,獅子代收一下...”


   牛蛙的話說下的時候,insec的獅子已經走到了上塔附近的那方草叢。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卻是停止了行動,靜靜的站在那個草叢之內,任憑賈克斯在防御塔下收兵。


   “這...去吃啊?里面還有炮車呢。”


   場下的觀眾完全不解是何原因,雷恩加爾的狀態非常好,他去吃下這波兵,賈克斯不可能拿他怎么樣,可是insec卻是始終不動,十幾秒后,防御塔終于收完了這波小兵,而這個時候的insec也才走出草叢附近。去刷下刷新的三狼...


   “我擦,這一百來塊夠武漢到哪里看癲癇病作用好刷你兩波三狼了吧。”


   牛蛙實際上是猜到了一些的,不過因為不確定也就暫且沒說什么。


   比賽的時間再經一些來到了6分38秒,而這個時間段的雷恩加爾,也已經升級到六...


   insec縱觀下此刻的局勢,在看到賈克斯剛剛一輪反擊風暴強打一輪之后,6級首輪選擇的目標,很快放在了最近的上路之上。


   皇子還在假裝著正常補刀的同時,insec....已經開啟了雷恩加爾潛行的大招...


   狩獵律動的屏幕之下,insec的雷恩加爾也已經慢慢的靠近了此刻的賈克斯。


   而與此同時,當牛蛙切到此時w1的記分牌界面時,看到屏幕中依然顯示的二級雷恩加爾瞬間確定了之前的想法!


   雷恩加爾跳躍的一瞬,禁錮的鎖鏈擲出!


   空中的禁錮鎖鏈,牛蛙在看insec之前獅子狗的比賽中從未見過他空過這個技能,而這一刻,亦是非常精準的命中!


   1.75秒的禁錮時間,配合皇子的輸出,即便下一刻已經跳走的賈克斯依然被拿下一血!


   “皇子拿下一血!insec這輪非常有心機的一次蹲點!”


   牛蛙剛激動的喊下。


   隨后又頓了頓解釋道“這一波sing是完全沒有想到獅子狗會到六級,不然也不可能會交e技能來強打。大家可能平時沒有注意過,普通打野,如果是一直在野區刷野,到達六級的時間也是在6分50 ,7分鐘左右的這個時間,這點經過特訓的職業選手肯定是非常清楚,w1這里因為在2級之后就根本沒有見到過獅子狗,所以sing很自然的以為insec這個時候不可能到六,但是他根本沒有想到,就是上路那一次皇子被逼回城,insec,就在草叢的那個角落,不去補刀在偷偷的吃了這一波有炮車的經驗,提前到六,讓上路始料未及!”


   牛蛙的話剛剛說完,場下也是頓悟,這尼瑪,果然是太有心機了,吃個經驗都在角落里偷著吃,不補半刀看著塔打,這要是有補刀強迫癥的人,肯定會被憋瘋了。


   “我擦,不愧是韓國著名戰隊的打野,就是有人家一手。”


   場下議論聲四起,半分之后,才逐漸平息了起來,而就在這個時候,張小羽的卡茲克,才剛剛的升到6級,7分01秒,雖然也算不慢的速度,但相比insec肯定差了一些,而且,你這還是頂著人家時光老頭的升級光環的!


   張小羽在f4的草叢之內,到達六級之后,首先,就進化下了自己的一個技能。


   導播的鏡頭投放,待卡茲克的利爪伸長的一瞬牛蛙才是一驚。


   在如今主流的六級w11級r技能的情況下, 他的第一選擇,竟然是卡茲克的利爪...


   “這里...螳螂選擇了先進化q,這樣的話...那就可能是偏向一個野區入侵。因為現在這個版本,進化q技能打落單的傷害,那是和不落單完全是兩個技能。卡茲克在這個時候如果去野區遭遇到了獅子狗,獅子狗身旁沒人的話,肯定是打不過他的。”


   “嗯,野區落單的概率,是非常之大的...”


   解說的話剛說完,與此同時,伸長的利爪的卡茲克,也選下了他進化之后的首個目標...

友情鏈接
Copyright ?2018 http://www.batxqu.icu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彩票大赢家 吉林11选五规则玩法 安徽 一选五开奖分布图 广东福彩26选五走势图 股票微信群推荐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黑龙江22远5走势图 2020年云南体彩11选五走势图 河北20选5开奖官网 今日股票行情实时查询今日全球股市行情 七星彩大公鸡 陕西11选5 股票开盘如何竞价 体彩排列三试机号彩吧助手 福建22选5走势图带坐标 在线看股票 舟山飞鱼近期开奖号